拳皇命运第二季中文版:*ST赫美年報語出驚人 連刷16個跌停板跌掉眼球

2019-05-27 21:00:54來源:新浪財經作者:小思

拳皇命运中文25集 www.wqmia.icu   自5月6日“披星戴帽”后,赫美集團(現“*ST赫美(3.870, -0.20,-4.91%)”,002356.SZ)便開始了下跌之路,截至5月27日已連刷16個跌停板,令人跌掉眼球。

  而在此之前,赫美集團多位高管對公司2018年財報做出“無法保證內容真實、準確、完整”的表態,更是令A股上下一片嘩然。

  曾經,善變的赫美集團一度“看上去很美”。而如今潮水退去,鉛華洗盡,已是面目全非。

  披星戴月,怒刷16個跌停板

  5月6日被實施“退市風險警示”特別處理后,赫美集團的股價一瀉千里。截止5月27日,赫美集團股價已連刷16個跌停板,當天收盤于3.87元/股,相對于5月6日8.80元/股的價格腰斬大半。

  赫美集團股價一瀉千里,最直接的原因當然是“披星戴帽”。4月30日,赫美集團發布2018年年報。對這份年報,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,將赫美集團推向了退市邊緣。

  而在此之前不久,赫美集團剛剛經歷過一波“過山車”行情。

  從十多個漲停,到十多個跌停,從最高峰的21.41元/股到如今的3.87元/股,這三個月的赫美集團,著實讓A股的股民們長了見識。

  而除了會計事務所“無法表示意見”,此番暴跌不止,還與赫美集團年報中的“奇葩”之處有關。其年報顯示,赫美集團多位高管,包括總經理、副總經理、財務總監等人均“無法保證”年報內容的“真實、準確、完整”。

  面對上市公司高管對自家年報“發難”的“奇葩事”,深交所當天便發出關注函,要求公司在5月8日前對公司年報中的相關問題給出合理解釋。不等赫美集團回復關注函,5月14日,深交所再對公司發出問詢函。

  面對深交所的接連追問,赫美集團卻將時間一拖再拖,最終在5月18日對關注函進行了回復?;馗粗?,赫美集團以“政策變化,導致資金周轉困難”為由對相關問題進行了推諉。而對于問詢函中提出的會計事務所“無法表示意見”、高管“無法保證年報內容”等問題,赫美集團選擇繼續拖延。

  “應當要求修訂財報,否則股東們是可以提議改組董事會的?!?a href='//www.wqmia.icu/gupiao/7582'>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宋一欣律師對野馬財經(微信公號:ymcj8686)如是說。宋律師更是直接表示:“這說明里面存在報表不實的問題?!?/p>

  在赫美集團這份年報里,各項財務數據確實驚人。

  語出驚人的年報

  根據赫美集團的財報顯示,報告期內赫美集團營業收入19.18億元,同比下降20.44%;凈利潤虧損16.15億元,同比下降1221.45%;扣非凈利虧損19.06億元,同比下降2729.87%。

  難怪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會對赫美集團年報無法給出表示意見,作為董監高的公司高層則是以各種“五花八門”的方式撇清關系,更是聲稱:“不承擔法律責任”。

  對此,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師事務所謝連杰律師對野馬財經(微信號:YMCJ8686)表示:“各高管并沒有證明已經履行了勤勉盡責義務,因此該公司高管聲明恐難以符合現有規定,存在較大不合規風險?!?/p>

  董監高的這種行為不僅是瀆職,更是對廣大中小股東利益的踐踏。宋一欣律師表示:“中小股東可以向證監會投訴并要求立案調查?!?/p>

  至于赫美集團將會面臨怎樣的處罰,謝連杰律師表示:“要以證監會及深交所意見為準,看最終是否會作出處罰決定?!?/p>

  一連串利空消息接踵而至,5月6日復牌后,“披星戴帽”的赫美集團連續跌停。比這更可怕的是,如果之后赫美集團不能改變這樣的情況的話,退市恐已近在眼前。就此野馬財經(微信號:YMCJ8686)致電赫美集團,對方匆匆掛斷了電話。

  赫美集團的此情此景,實在讓人難以將它和數月前曾上演“英雄救美”大戲的風光聯系到一起。

  2019年3月3日,赫美集團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稱,赫美集團將通過增發股份的形式吸收合并掛牌公司英雄互娛資產,交易一旦達成,英雄互娛將實現“借殼”上市。正是因為受此利好影響,赫美集團才一連出現十個漲停板,股價直沖21.41元/股的最高峰。

  但“好夢易醒”,一個月之后,隨著英雄互娛表示由于赫美集團屢次違反了雙方約定,其與赫美集團的合作終止。

  隨后,赫美集團股價一字跌停。而“奇葩”年報的出爐,更是把公司推入了“暴風驟雨”之中。

  其實,對于了解赫美集團“善變史”的股民來說,這場“暴風驟雨”或許早就該來了。

  “看我七十二變”

  “看我七十二變,今天新鮮改變再見”,這是蔡依林《看我72變》里的歌詞。赫美集團上市以來像極了歌詞描述的,通過并購重組、收售資產等方式大秀“變術”。多次變更主業的赫美集團,最終還未達到“美麗極限”就已接近了“終點”。

  浩寧達儀表股份有限公司,這就是2010年赫美集團上市時的名字,聽上去就沒有現在的那么“美”。作為其控股東的漢橋機器廠,從名字就暴露了其被一些媒體定義為“過于素顏”的制造業的身份。

  上市的頭些年,公司的營收還是很“美”的,并在前4年出現了21.17%的復合增漲。但這種美麗的背后卻是凈利的連年下滑。2014年,面對“漸漸色衰”的財務報表,赫美的管理層做出多元化的決定,也開啟了其“變幻之旅”。

  就像多數“變術”一樣,赫美的“變幻”往往如曇花一現。2014年收購每克拉轉型做珠寶后,不僅赫美的形象變美了,財務報表也變得“漂亮”起來。然而,好景不長,2016年時已完成業績對賭的美克拉出現了業績急轉直下的苗頭,這時已更名完成的赫美集團怎么允許出現這么不“美”的事實?是果斷出售每克拉。而在這之前,愛“美”的赫美集團就開始布局p2p領域,并在2015年和團貸網唐軍扯上過關系。(欲知詳情請回復關鍵字“唐軍”從后臺得取)

  2017年,雖說赫美集團“陰差陽錯”地躲過了團貸網這個大雷,但互金行業的急轉之前,這個新的“變術”已不能讓赫美重獲“美麗”。2017年其互金業務的凈利已從近3000萬暴跌到了不足30萬,再施“變術”已迫在眉睫。

  這次赫美集團瞄上了時尚行業,并力爭成為國際品牌運營商。一時間,高大上的定位,讓股價都感覺這個feel對了,2017年赫美股價的年線更是出現了罕見的陽線。

  但是,此番“變術之美”也未能維持長久。據赫美集團2018年半年報顯示,再次轉型以來的業務合計虧損1101.43萬元。此情此景,對于赫美集團來說是那么的熟悉,那就再次施展“變術”通過出售非核心資產的形式,美化自己的業績。

  進入2019年,通過變更主業、收售非核心資產的形式大秀“變術”的赫美集團,面對控股股東因債務糾紛的后院之火,不得不升級“變術”。于是就有了上文提到的“賣殼自救”大戲。然而,但凡“變術”終為虛幻,當一切水落石出時,你才能發現誰在裸泳。

  如今,面對ST后的16個跌停板和深交所的緊逼催問,赫美集團的管理層還有心情推卸責任嗎?對此,你有什么看法,歡迎在評論區留言。

快速索引: